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彼岸花】(03-04)【作者:m兄】
【彼岸花】(03-04)【作者:m兄】
字数:113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陷阱

  黄昏时分,在远离都市喧嚣的郊外,一辆大巴车在宽阔平坦的公路上呼啸而过,卷起了散落在道路两边的枯叶,叶子在半空中回旋翻转,展现着最后的舞姿。
  夕阳西下,落叶纷飞,这是个归家的时节。

  坐在回家的大巴车里的代叶看了看窗外,已经欣赏沿途景色很久了,差不多快要进入市区了。

  今天是周五,代叶回家的日子。

  代叶凝视着车窗外,开始想起了朱娜学姐。学姐还是那个大家都迷恋的学姐,即便她之前几次表现地如此极端,但代叶感觉得到她美丽的内心依然存在,也许她做的那些只是想考验自己呢。约定的七天已经过去两天了,纯洁的爱慕之心依旧岿然不动,这样下去七天很容易就过去了吧。代叶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了笑容。
  ……

  「宝贝回来了啊!」

  代叶刚一进门就听见了妈妈伊夏绪亲昵的话语。

  「妈妈,我都多大了,被别人听见了我很为难的啊。」代叶进行了一番无意义的抗议。

  「玄君不在哦,她晚点才回来,晚上就我们母子俩在家吃。」

  「是吗……爸爸呢?」

  「你爸爸晚上不回来。」

  「又不回来啊。」

  「我们吃饭吧,晚上我也要出去看电影呢,和同事一起,是最近比较火的一部女性电影呢。」

  本打算责怪妈妈不带他去看电影的代叶听完后就没说什么了,爸爸经常不在家,就让妈妈和朋友们好好娱乐一下吧。

  ……

  晚上七点半,伊夏绪刚出门不久,在卧室的代叶听见了有人回来。是秦玄君吧,这个时间才回来对于初中生来讲有些异常。等等!怎么听见了男生的声音?仔细一听,代叶猜出了这个对秦玄君唯唯诺诺的男生是谁了,肯定是那个简一鸣。
  秦玄君和代叶的房间近邻着,代叶听到了秦玄君带着简一鸣走进了她的房间,之后代叶就再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了。

  「现在的小情侣真是……」代叶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生秦玄君的气,所以这种感觉到底是是什么呢?酸酸的让人觉得不舒服。越追究越静不下心来,于是代叶不再多想什么,继续他手头的事情。
  差不多过去了半个小时,代叶起身准备上厕所。

  等他从厕所回卧室时,他看见了秦玄君房间的门虚掩着,露出了一条缝。
  「记得刚刚还关着的吧。」代叶想着想着不禁满腹狐疑地停下了脚步。
  此时,这扇虚掩的门仿佛通往未知的世界,勾起了代叶强烈的好奇心。他注意到刚刚过来的脚步声并不大,如果现在去偷看一下,里面的两个人应该不会察觉。

  「不行,这样做不太好吧。」他犹豫了一下。

  考虑再三,代叶决定还是去看一看。当他蹑手蹑脚从门缝往里看时,他不禁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番情景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玄君穿着一身她喜欢的JK装坐在床边,而简一鸣则毕恭毕敬地卧在她的脚边,连头都不敢抬,这情景犹如臣民向他至高无上的女王跪拜一样。

  「你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吧?」秦玄君对着简一鸣说完后眼睛里闪烁着妖艳的光芒,这样咄咄逼人的秦玄君代叶从来没有见过。

  听到秦玄君的话后简一鸣慢慢抬起了头,他小心翼翼地托起秦玄君穿着白色JK袜的一只脚,在代叶难以置信的视线下伸出来自己的舌头,不假思索地舔了起来。他先是温柔地碰触她的脚尖,随后痴迷地吸吮起她的脚趾,看上去没有一丝不情愿,甚至还乐在其中。

  「很熟练了嘛~」坐在上面的秦玄君脸上绽放出邪魅一笑。

  「能用贱奴肮脏的舌头侍奉女王大人,是我的荣幸。」简一鸣听了秦玄君的一番赞扬更加卖力地舔舐起来。

  「看样子不光舌头,嘴巴也变得讨人喜欢了呢~」秦玄君俯下身子凑近继续说,「喂,别忘了我芳香的脚底。」

  「是,女王大人。」简一鸣依然跪在地上,轻轻地抬高女王大人的脚,笨拙地舔起了她的脚底。

  「呐,穿了两天没换呢,味道如何?」

  「好……好香呢,女王大人。」

  「是吗?那就力道大点,一点也不舒服。」

  「好的……」

  说完简一鸣边加快了舔舐的速度,只见他用粘糊糊的舌头从他女王脚跟一直舔到前掌才舍得把舌头移开重新开始。不一会儿,秦玄君的白袜底部已经有很多道长长的、互相交错的唾液痕。而她本人也开始闭着眼睛享受这脚底被按摩的快感,时不时发出迷人的娇声。

  看着眼前荒诞不经的场面,代叶震惊了。两人不是情侣吗?怎么简一鸣称秦玄君为女王?明明都是初中生,怎么玩起了这些?想着想着,代叶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也起了反应。

  「怎么可能?!我也……不对不对!」

  正当他拼命否认自己是看到眼前场景才兴奋的时候,屋内的一双眼睛已经注意到了他。

  「不用躲了,进来吧。」秦玄君提高了嗓音向门外喊话。

  代叶听到了秦玄君的声音后吓得战栗了一下,当他再次看过去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副魔女的笑容。

  「……」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代叶也就只好厚着脸皮胆战心惊地推门而入了。

  「叶哥哥,你都看见了吧?」秦玄君显得很镇定,脚下的简一鸣同样看上去一点也不意外。

  「……」代叶没吭气,表示默认,毕竟偷窥被发现而且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现在的他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竟然偷窥女生的房间,你真是让我失望透顶!」秦玄君指责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敢做不敢承认是吗?」秦玄君露出了鄙夷的表情,「你真没有男子汉气概。」
  「不是的!不是的!玄君你听我解释……」

  「闭嘴!不要喊我喊地那么亲切!真恶心!」

  「真的很对不起,我道歉。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代叶说完就发现了自己说错了,即便真的什么也没看到,眼前他俩诡异的上下位也能说明一些事情。

  「你进来的时候裤裆里的东西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要抵赖!你是偷窥的时候看得勃起了吧,变态!」

  「……」代叶瞬间哑口无言。

  「我原以为你是个很正直的人,没想到不光是个变态还是个没用的男人。」秦玄君站起身来,走到了呆住的代叶身后关紧了她故意打开的房门。

  「你知道他是我的什么吗?」秦玄君指了指跪在地上的简一鸣问代叶道。
  「男朋友吧……」

  「错,他是我的一个可爱的奴隶,喜欢给我舔脚、供我玩弄,而你,也马上和他一样了。」说着说着,她重新坐在了床上,指了指地板,「躺在我面前。」
  秦玄君最后一句话犹如女王发令一般,冰冷而又令人不敢反抗。

  「你……你是在开玩笑吧?对吗?」代叶不禁咽了口唾液。

  「不愿意听我的话吗?还是说,把你拿着我的裤袜自慰的视频发在网上也无所谓吗?偷看我内裤、偷走我裤袜这些事情,我都知道的。」说着说着秦玄君露出了邪恶的笑脸。

  「!!!」

  代叶感觉到了一股贯穿全身的冲击,他的双腿因此抖动了几下,眼睛也因为震惊而瞪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女竟然如此深不可测。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懂!」

  「不想承认?你的房间一直都有我的针孔摄像机呢,就在你书架那里,你做了什么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不过现在已经被我拿回来了。」

  代叶低下了头,原来自己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落入了这个桃色陷阱里了,回想自己一步步越走越深却浑然不知,真是何等的愚蠢!

  「喂,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点躺下了啊,叶哥哥~」秦玄君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代叶握紧了拳头,挪着步子来到了她的面前,然后极不情愿地躺了下去。
  「惩罚开始了哦~」

  秦玄君示意一边的简一鸣,让他扯下了代叶的裤子,随后用那只沾满唾液的脚狠狠地踩在了代叶的内裤上。

  「啊!」代叶呻吟了一下。

  「很期待吧,我知道你对我的腿觊觎很久了,就用它来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变态!」

  随后,秦玄君开始蹂躏起代叶的阴茎和阴囊,脚犹如锯子般在他的裤裆来回拉锯着,代叶疼得双腿不停扑通着。

  「简一鸣,别忘了录像呦~」

  「是。我的女王大人。」简一鸣随即掏出手机开始录像。

  「不要……!」代叶哀求着。

  秦玄君没有搭理他,继续加大力度践踏着他的裆部。

  「让你偷看我的裙底!让你拿着我的丝袜自慰!变态!」

  代叶发出了痛苦的哀嚎,然而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个,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哈哈哈,勃起了!勃起了!竟然是个变态受虐狂呢,哈哈哈!让你勃起!不知羞耻的东西!爽不爽?爽不爽?!」

  嘲笑声不绝于耳,被这样的小女孩骂,代叶脸瞬间红了。

  进攻持续进行着,代叶感觉自己的阴茎已经勃起到了最大程度,尽管身为男人最重要的部位被小女孩践踏,尽管已经觉得很屈辱了,但是为什么还勃起了?
  「呐,叶哥哥,被踩的很舒服呢,鸡鸡硬梆梆的,果然是个受虐狂!」随即秦玄君一脚一教地跺下去,丝毫不留情。

  「啊!啊!住手啊!!!痛!好痛啊!!」

  「是吗?谁管你呢!」

  美少女的脚如雨点般持续打下,没有停下的趋势。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要坏了!要坏了!」

  「哈哈哈哈,竟然发出了女人的声音!好啊,干脆踩烂直接变成女人算了!」
  于是,在秦玄君的猛击下,代叶屈辱地射精了,而他被凌辱的录像也记录在简一鸣的手机里了。

  「把他的恶心的内裤给我脱下来。」秦玄君命令一边摄影的简一鸣。

  代叶躺在地上看上去奄奄一息,丝毫没有还手的力量。简一鸣把他黏糊糊的内裤扯了下来的时候他也没有余力做出明显的反抗。不一会儿,他搭在湿漉漉的阴囊上的小阴茎就暴露在秦玄君的眼前。

  「叶哥哥,你的鸡鸡好小好难看呢~」说着说着,她用手机拍了几张代叶屈辱的照片,「别以为就这样完了,你的这些录像和照片怎么处理,以后看你表现哟~」秦玄君把裤子抛给了代叶笑着说道。

  代叶勉强支起身子,狼狈地收拾起自己的衣物,他明白,以后的苦日子还等着他呢。

  ……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代叶坐在书桌前发呆。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书架上,脑子里全是昨天的事情。

  「可恶,那个小魔女一开始就借故引诱我,然后趁机把摄像机放在我的房间里,明明看上去那么清纯可爱,怎么内心那么阴险狡诈。还是个十足的施虐狂,真是不知道谁才是变态了。」

  「代叶,吃饭了。」正在他愤懑不平的时候,伊夏绪过来敲他房门。

  「知道了,马上去。」

  不一会儿,大家都围坐在了餐桌上,包括代叶不想看见的秦玄君。

  「怎么了?是今天的饭菜不合口味吗?」伊夏绪看着满面愁容的儿子问道。
  「不……」

  「我觉得今天菜挺好的。」坐在一边的代东野说道。

  「那就多吃点,好不容易周六没什么事情。」

  「叶哥哥,吃完饭能来我房间给我讲题吗?」秦玄君冲着代叶甜甜地笑了笑。
  「?」代叶表示不解。

  「当然好啊,帮助妹妹义不容辞啊。是吧,代叶?」代东野说。

  「是……」

  饭后,代叶被迫来到了秦玄君的房间。

  「哪道题不会?」代叶一进门就没好气地问她。

  「没什么题,就是想喊你过来陪我玩游戏。」

  「玩什么?」

  「玩你啊~」

  说完,秦玄君在衣柜前停下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代叶变得十分愤怒。

  「如果你不听从我的话,我就把那些东西发布在网上。」秦玄君也毫不示弱,露出了恫吓的眼神。

  「……切!」

  「好了,看看这些衣服,都是为你准备的呦~」

  秦玄君拉开了衣橱的门,里面琳琅满目,挂着很多漂亮的女装。

  「喂,你该不会要让我穿上这些吧?!」代叶瞬间瞪大了眼睛,他可不希望这样做。

  「对啊,不光如此我还要好好给你打扮打扮呢!看看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是一会儿会用到的。」

  「天呐!」代叶看了看梳妆台,上面放着一些化妆品还有一顶女式假发,他不禁在心里叫苦不迭。

  「来,我们开始吧!」

  秦玄君把呆在原地的代叶硬生生地拉了过来,开始了一翻操弄。代叶虽然心里极大反对,但是终究也只能任其摆布。

  两人在镜子面前弄了半个多小时,秦玄君开心地吐了口气,宣布大功告成。
  此刻,代叶的内心是复杂的。他一开始确实是强烈反对的,穿上异性的衣服什么的实在是太恶心了。可是,如今镜子里面的那个人,真的好美,代叶不敢相信经过秦玄君的一番精心打扮后,自己可以变得如此令人心动。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令他有点兴奋不已。他开始仔细打量起镜子里的自己。「她」拥有一头栗色直发,一双每个女生都渴望的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一张水润光泽的嘴唇,上身穿着一个羞耻色情的漏点小胸罩,微微凸起的粉色乳头尽收眼底,下身穿着一只浅色蕾丝小内裤和白色吊带袜。整个人看起来极其色气满满,唯一与此不和谐的便是内裤里突起的异物。看着看着,代叶不知不觉内八字起来。

  「你好美呢,叶——姐——姐~」秦玄君在代叶背后细语道。

  「……」代叶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还差一件呢。」说完,秦玄君把一件华丽的女仆装套在了代叶的身上。
  「真漂亮不是吗?」秦玄君像看一件了不起的艺术品一样看着此刻的代叶,她不由得掏出手机开始记录这个伟大的时刻。

  「不要……不要……」代叶连忙用手遮住了脸,但是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到了,因为他太害羞以至于有点娘娘腔了。

  「哈哈,竟然变成了娘娘腔,真是了不起呢。你放心,别人现在认不出来你是谁,不要害羞。」

  「才不是呢……!」代叶特意恢复了低沉的嗓音。

  「真的!现在你很美,没人认得出你是谁,快把手拿开。」

  「真的……吗?」

  「真的。来,叶姐姐,把手拿开好吗?不要遮挡了这美丽的脸庞。」秦玄君用真挚的眼神看着代叶,循循善诱起来。

  「……」代叶扭扭捏捏地移开了双手,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随着「咔擦」几声,代叶人生中第一次女装的照片就这样成功地被秦玄君收入囊中。

  「那么……」秦玄君发出了愉悦的声音,露出了小魔女的面庞,「坐在床上对着镜子给我自慰吧。」

  「?!!!」

  「没听见吗?」秦玄君晃了晃手机,「你的新照片可在我手机里呦。」
  该死的臭婊子!代叶在心里咒骂道。

  「怎么?不愿意?好不容易打扮成了女人,不对着自己来几发岂不是浪费了吗?何况,你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吧。嗯?」

  「胡说!我没有!」代叶歇斯底里起来。

  「喂喂,声音再大点叔叔阿姨就过来了哦。」

  「可恶……」

  「再磨磨蹭蹭的话我亲自帮你喊咯。」

  「别!」代叶犹豫了。

  「对着镜子女装自慰很舒服的,简一鸣第一次也和你一样,之后他就再也停不下来了,经常在自己房间里这样做呢,呵呵呵~」

  「简一鸣?!他也……」

  「别废话了。」秦玄君把代叶推到在床上,让他面对镜子,「好了,开始享受吧。」

  「……」

  镜子里楚楚动人的代叶看着床上的代叶,两人尴尬的对视着。

  「也行她是对的……真的好美啊。」代叶心想。

  秦玄君此刻退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代叶。

  代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从「她」的脸看到了「她」的腿,他感觉到了身体的一阵燥热,股间的肉棒慢慢雄起。

  「我……是对着自己发情了吗?」代叶颤巍巍地问自己。

  奇妙而又扭曲的兴奋开始充斥在代叶的脑子里。眼前的女人是自己,不是别人,对「她」做什么完全不犯法,「她」不会嫌弃你更不会呵斥你。雄性荷尔蒙已经达到了顶峰,就这一次!就这一次!终于,代叶慢慢打开了双腿,掏出了自己硬梆梆的小阴茎。

  「对,对,就是这样。」秦玄君在一边小声说着。

  代叶看着镜子里自己淫乱的身姿,更加兴奋了,开始撸起自己的肉棒。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打量自己此时充满女性特征的身体,仿佛在用视线强奸着自己,这种背德感着实让他欲罢不能。接着他更大胆了,脱掉了自己的小内裤,卖力地自慰起来。

  「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啊啊啊……!!」代叶情不自禁伸出了舌头,发出了女人般的娇喘,手也丝毫没有怠慢的打算。

  「哈哈哈,没想到叶姐姐这么淫荡呢。」

  秦玄君悄悄把手机镜头对准了代叶,对于她来讲,这是个相当有趣的环节。而代叶则完全沉浸在视奸自己的快乐里,丝毫不在意秦玄君在干什么。

  「啊啊啊……!!好爽!去了!去了!要去了!!!」代叶的白浊液喷射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击在了镜子上面,这次的射精量和射精力度连代叶自己都大吃了一惊。

  看着这场好戏完结了,秦玄君满怀笑容地来到了累倒在床上的代叶面前,她摸着代叶滚烫的面颊,看着他迷离的眼神,凑近轻轻地说了几个字——

  「我会好好宠爱你的。」

  这几个字一直在代叶空荡荡的脑壳里回荡,久久不休。

              第四章、抉择

  「!!!」睡在床上的代叶猛地惊醒过来。

  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代叶刚刚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他梦见了自己被吊挂在一个禁闭室里,被一个女人不断抽打,当他努力想看清楚这个可怕的女人到底是谁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女人长着和白天他在镜子里看到的女装的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

  「合着是被自己调教吗。」代叶心有余悸地嘟囔着。

  他看了看枕边的手机,现在是周日的凌晨一点。记得从秦玄君房间出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他恍恍惚惚吃完晚饭后就一头倒在了自己的床上,直到现在才醒来。想着想着,一股懊恼之情涌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当时自己就这么不争气?为什么乖乖听从了她的话,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干出如此丢人的事情?如今他除了对秦玄君深深的痛恨,还有一缕恐惧,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奇怪了,假如再次被秦玄君要求穿上女装,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坚决地拒绝。

  正在他打算接着睡的时候,他发现手机上有一条四个小时前发过来的新消息:
  周日晚上九点在河畔酒店的305房间见面。

              ——你的女主人

  「学姐!」

  代叶差点把她给忘了。自己已经沦为了另一个女生的玩物了,还有资格去触碰学姐吗?下周三的晚上就是最后时刻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月亮隐藏在浓浓的云层里不愿现身,秋风在窗外咆哮着,仿佛在发泄成堆的怨气。代叶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此刻,不安、彷徨、无助纷纷占据在代叶的脑子里,他已经失去了睡意,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正站在一个重要的分叉口,无法逃避,所以他必须拿出男人的气魄来做出决定。

  请选择:

  1。朱娜

  2。秦玄君

  3。再考虑考虑……

  注:这是本篇小说第一个分支,你的选择决定剧情的走向。但是各位不好意思,小说没有游戏那么方便,我总不能把三个走向的内容劈成三份同时展现在你们面前吧。所以,我的惯例是先通完一条线后再回到这里开始第二条线。诶,不要以为选择了一条线之后就会一走到底,在后面还有几个分支等着你们呢~所以这个分支姑且存档,取名「SAVE1」。这次,我们先选择第一个选项,选择其他路线的各位请自觉进入观赏模式。

  「我爱学姐,我离不开她,即便现在还只是她的仆人,我也要做好我该做的。」
  代叶在心里敲定了主意,这才安心地入眠了。

  ……

  「太阳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门外传来妈妈喋喋不休的催促,代叶不情愿地睁开了双眼。

  「唉,起来了,起来了。」代叶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从被窝里爬起来,然后走下床打开了门。

  「已经到十一点了,怎么今天这么晚才起床?是不是昨晚又通宵玩游戏了?」
  伊夏绪穿上了围裙,看样子准备做饭了。

  「没有了,只是想多睡睡嘛。」

  「好啦好啦,快去洗漱吧。」伊夏绪叹了口气边回到了厨房。

  代叶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昨晚睡了个安心觉,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不再这么乖乖地任秦玄君摆布。话说,那个小魔女呢?

  代叶向客厅探了探头,没人。他来到了卫生间,也没有发现她的踪影。
  「妈妈,秦玄君呢?」代叶只好到厨房向伊夏绪询问一下。

  「人家小姑娘一大早就出去了,她说下午才回来。你作为哥哥好意思睡到这么晚吗?」伊夏绪不忘调侃一下自己的儿子。

  「太好了!」代叶在心里一阵窃喜,随后他思考了片刻,清了清嗓子,「我下午要和同学出去玩,晚上可能会回来晚点。」

  「女生吗?」

  「是……啊。」

  「可以啊,你都是大学生了,这方面妈妈还是很赞同的。」

  「好……好的。」

  代叶感觉有点意外,没上大学以前妈妈对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抱有一丝忧虑,现在倒是看得很开嘛。

  代叶结束了对话走出了厨房。他在心里盘思着,下午先去外面避一避秦玄君,晚上再在约定的地点和学姐见面。已经两天没见学姐了,学姐要干什么呢?为什么偏偏选在酒店见面呢?河畔酒店没记错的话还是个情侣酒店。想着想着,代叶的身体兴奋地颤抖了起来。

  ……

  昏沉而又妖艳的红光下,朱娜娴熟地把玉足轻轻放进卷起来的黑丝袜里,然后一点一点地把丝袜卷了上去。她优美的腿部曲线逐渐彰显出来,在红光的映衬下散发出挑逗的气息。

  穿戴结束后她披上了一件茶色的睡袍,包裹住了她的婀娜玉体之后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纤纤美腿,然后端起了桌子上装了少许红酒的酒杯,浅浅地尝了一口。一口入喉,她放下了酒杯,开始了她的等待,而她的对面,就是房间的房门。
  「咚咚。」等的人来了。

  朱娜站起身来抖了抖披散的长发,走到跟前打开了门。

  「主人。」门外的代叶微微向自己的女主人鞠了一躬。

  今天的代叶穿了一件蓝色的休闲西服,看上去像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进来吧。」朱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转身走向了沙发。

  代叶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和房间的色调,露出了期待的表情,然后毕恭毕敬地关上了门。

  「怎么过来的?」朱娜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从家里坐地铁过来的。」代叶害羞地站在她的对面会话道。

  「用了多长时间呢?」

  「一个小时。」

  「哦,那我们十点半就走吧。」

  「诶?我们是要干嘛呢……主人?」代叶的声音变得特别小。

  朱娜莞尔一笑,代叶心动了一下。

  接下来,令代叶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女主人笑着张开了双腿,展开了睡袍,里面的一切全部呈现在他的眼前:主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束胸漆皮女式马甲,乳房仿佛随时准备能撑破束缚,她下身穿着一条开裆黑丝袜,下面那一簇黑色的小草丛仿佛在向他招手示意,她双脚穿着一双性感的黑色高跟鞋。这是何等致命的诱惑!第一次看到女性阴部的代叶完全呆在原地了。

  「爬过来。」朱娜用冷静的语气命令他。

  「……!」

  代叶反应比较迟钝,好一会儿才笨手笨脚地趴在地上爬到了女主人的跟前。他的心脏狂跳不止,随时感觉会爆炸。

  「呵呵呵,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这里吧,看看你的表情,真是个处男呢。帮我舔舔吧,我的奴才。」

  代叶犹如看着稀世珍宝般端详着面前黑黑的、茂盛的丛林,中间粉色的肉唇微微翕动着,散发出女人独有的气味。

  看得痴迷的代叶伸出了舌头,毫不犹豫地舔起了面前令他无法抗拒的粉木耳。
  「哧溜……哧溜……」淫靡的舔舐声在朱娜的下面不绝于耳。

  「啊……」她稍稍发出了声娇喘,然后坏笑着把代叶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胯下。
  「怎么样?把初吻献给了我的阴唇,开心吗?嗯?」

  「哧溜……好害羞……」

  「啊~哈……哈……回答我……!」

  「哧溜……开……开心!开心!」

  「哈哈,那就卖力地舔!我没说停就不要停!」

  代叶听完后更加有动力,开始用自己的舌头插进主人的蜜穴里,他瞬间感觉到了一种甘甜的液体,液体越来越多,从最里面流向外面,于是他贪婪地了尝起来。

  「啊……!啊~好麻!再用力点!再用力点!」

  女主人舒服地闭上了双眼,把双腿都缠在了代叶的脖子上,代叶没有在意什么,仍然卖力地舔舐着,同时把裤链拉开,准备掏出早已昂扬的阴茎来,他的肉棒早已把持不住了,龟头都垂下了一丝先走液。

  突然,女主人的双腿用力锁住了代叶的脖子,弄得他无法呼吸。

  「……!!!主人!请……松开!」代叶红着脖子吐出来几个字。

  「不准动你的淫荡肉棒!」女主人狠狠地说道。

  代叶无奈,只好不管那根伸出来的肉棒,继续一心一意伺候自己的女主人来,那双美腿也暂时放了下来。

  「啊~啊~啊啊!」女主人舒服的淫悦声越来越大,蜜穴里的蜜汁也越来越多,代叶听着她的淫叫,吸着她的爱液,第一次觉得女主人是这么淫乱却不失美丽,他更爱她了。于是,他把舌头往更深出挺近,不断搅拌着肉壁和肉唇。
  「啊~啊……!你……!想干嘛?!」女主人努力从肉欲中清醒过来,她抓住了代叶的头发,把他的头提了起来,爱液嘀嗒嘀嗒地打在了地板上。

  「想用舌头强奸我吗?!我只是让你舔前面的,谁让你把恶心的舌头插进去的?!既然这样,就需要好好惩罚你了……」

  女主人把吓傻的代叶的头重新放在了胯下,突然,从她的尿道口喷出了淡黄色的尿液,一股脑全打在了代叶的脸上。液体新鲜而澄清,散发出人体的骚味。代叶被突如其来的液体吓了一跳,因为头发被抓着所以只好忍受着场圣水浴。但是他没发现,自己的肉棒比刚刚更为茁壮,龟头还在兴奋地跳跃着。

  「怎么样?我的圣水香吗?把嘴张开,全部给我喝进去!快张开!」女主人呵斥道。

  代叶闭着眼睛顺从地喝着女主人的圣水,尽管刘海、鼻子上都沾上了圣水,尽管被呛了几口但丝毫不敢放过一滴。

  小便结束,女主人感觉神清气爽,于是松开了下仆的头发,舒服地站起身来俯视着脚下狼狈的他,说:「地上的给我舔干净。」

  说完这句女主人边走向了床边,留下代叶一个人和他面前的这滩气味扑鼻的圣洁的体液。

  「喝,喝,喝!」代叶心里面只有这个想法,可是为什么身体却不愿意再做出如此屈辱的行为呢?主人让我喝我就要喝!主人都是对的!主人的圣水是最美味的!代叶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重复着,终于,他颤抖着把舌头伸了出来,趴在地上舔起了这滩液体。

  一边的朱娜已经把睡袍扔在了床上,她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看着地上的这个屈辱的仆人,而双手则继续底下的操弄。就这种程度是不会满足她的欲望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好喝吗?」女主人俯下身子冲着仆人绽放出了天使的笑容。

  「好喝……」代叶低着头没有生气地回答。

  「嗯?好像头脑还清醒着呢。很好,把衣服全脱光,我的这里已经等不及了呢~哼~」

  代叶抬起头,女主人阴部的黑色异物让他全身竖起了汗毛!难道说?!难道说那是假阳具吗?!

  「怎么了?大鸡鸡不光你有,我也有哦~差点忘了,你的没我的大呢。」女主人狞笑起来,摸了摸胯下的巨物,「来吧,让我品尝品尝你的菊花吧!」
  代叶再次低下了头,此刻他在进行最后的斗争,他现在可以拒绝这场闹剧然后摔门而走,但是,但是,但是他无法做到,他的身心如今都已经属于面前的女主人,即便她如此羞辱他,但是他依旧无法抗拒她的命令,因为他似乎已经习惯甚至喜欢上这种被她命令、被她羞辱的感觉了……就这样,就这样无条件遵从主人的话,博取她的欢心,才是爱她的表现不是吗?

  「……」

  此刻,房间里气氛突然凝固了,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